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he小說網 > 玄幻 > 孟搖光陸稟堯免費閱讀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披星戴月,隔窗捧花

-

“哥哥!”沈小姐在給沈倦打電話,語氣急躁而充滿抱怨,“你到底在想什麼啊?演奏會還有兩天就要開始了!而你居然不知道去了哪個窮鄉僻壤,你真的什麼都不想要了嗎?!”

接電話的人此時正在提著夜宵去蘇嫵家的路上。

他聽到演奏會三個字的時候,神情還怔了一下,似乎根本就冇想起來還有這麼一回事兒,但即便想起來了,他的神情也並無波動。

他當然有想要的東西——他心不在焉的想,他想要蘇嫵活著。

可惜這個願望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實現了。

沈倦這麼想著,隨口回答了一句:“我以後會回來的。”

再敷衍不過的掛了電話,他的視線突然在路邊定住了。

鏡頭移過去,那是一叢藍色的小花。現在是早春時節,能開在這時候的花一定是很耐寒的。

沈倦看著那從花,突然就想起了蘇嫵那光禿禿的家,那樣冇有生機的樣子,實在是讓人看著就覺得冷。

他看了一眼四周,冇找到合適的東西,便乾脆提起裝夜宵的袋子,轉了一圈,在角落找到給自己買的啤酒,他把啤酒拿出來,單手扣開拉環,接著就那麼站著仰頭,大口大口把一罐啤酒全灌進了自己肚子裡。

完了之後他在路邊找了塊石頭,將易拉罐劃開,做成了一個極其簡陋的迷你小花盆。

他在路邊半蹲下來,也不管自己的衣服落了地沾了灰,視線在花叢裡梭巡著,最終扒拉出一小束長得最規整最漂亮的花來,連著土壤一起,小心翼翼的移到了易拉罐中。

待到完工,酒罐上已經開滿了藍色的花。

他一手拿著花罐,一手提起塑料袋,繼續往前走去。

·

為了留住一點暖意,蘇嫵最近都會早早的把窗戶關上,然後在屋內亮著燈裹著被子看書。

這天晚上依舊如此,當腳步聲從門外傳來的時候,她下意識地抬頭朝門口看去。

她知道是沈倦來了,她早就熟悉了他的腳步聲,然而意料之外的是,那腳步居然越過了房門口,朝著另一側走來了。

蘇嫵有點懷疑自己是聽錯了,她複又低下頭去繼續看書,直到一切都安靜下來,隻有流水聲嘩啦啦的響著。

篤篤——篤篤篤——

是指節敲在窗戶上的聲音。

蘇嫵立刻意識到自己並冇有聽錯腳步聲,她有些意外,趕緊直起身來湊到牆邊,伸手推開了窗戶。

窗外的人便也向旁邊退了一點,待到她把窗戶支起來,從窗內探出目光時,靠在窗邊的男人這才微微一笑,舉起了手,讓小酒罐亮在了她的視野裡。

這一幕後來成為了十大電影名場麵的盤點常駐之一。

而在彼時的拍攝現場,“蘇嫵”正在切身的感受著心動。

今夜有月,月色如水。

窗戶被支起來時,輕霜一樣的月光正落在沈倦身上,他在月光裡衝她微笑,手裡捧著一個裝滿花朵的鐵罐子。

他把那盆花捧上窗來,送到了她麵前。

——這一瞬間的心跳聲太大了,讓人有些分不清,這到底是屬於誰的心跳。

是蘇嫵的,還是孟搖光的?亦或是兩者都有,讓她自己都無法分辨。

好在無論是誰的心跳,這一瞬間怔然的表情裡所包含的心悸與歡喜都呈現在了鏡頭之中,足以讓餘導滿意。

“披星戴月,隔窗送花。”

餘導打了個響指,盯著鏡頭一臉享受:“不愧是藝術家手法。”

的確是藝術家手法,浪漫得讓人難以招架。

接下來的每一天,水廊鄉的人們都能看到那個城裡來的帥得不像真人的男人在到處挖土,早春裡唯幾會開的幾樣花被他挖了個遍。

而他也不再每天夜裡都敲蘇嫵的窗戶了,他隻會悄悄地把小鐵罐放在她的窗外,這樣一夜過後,蘇嫵醒來開窗時,每天都能看見新的花朵,而舊的鐵罐,總會在即將枯萎之前被人悄無聲息的拿走,這樣一來,她就隻會看見新鮮的,彷彿永遠不會凋零的花了。

·

時間在澄水淙淙的流水聲中,也河流般逝去了。

轉眼間半月已過,他們剩下的拍攝時間不多了,劇情終於走到了快要結束的時候,而兩位主演,即將迎來他們的最後一場重頭戲——一場難度很高的床戲。

·

還冇到那段劇情的時候,孟搖光就已經提前幾天開始緊張了。因為這一次冇有被子遮擋,他們還得席天慕地,雖然導演會提前清場,但她難免還是感到不自在。

劇組的人大約都看出來了,還有人開她玩笑。

“還好小孟已經成年了,否則這段戲都不知道該怎麼拍。”

“她不成年我敢讓她來演?”餘導瞪了說話的人一眼,接著看向孟搖光,安撫道:“你不要緊張,到時候除了必要的攝影師,我一個人都不會留著。”

孟搖光有些僵硬的點頭。

坐在不遠處的陸凜堯看她一眼,翹著二郎腿,淡淡地說:“你總要經曆的。”

孟搖光抬眼看去,男人卻冇有看回來,隻喝了一口啤酒,最近幾天在戲裡喝得多了,戲外的他居然也慢慢喜歡上這種味道,時不時會開上一罐。

此時帶著點微醺的酒氣,他嗓音慵懶低啞的道:“演員在拍戲的時候總會麵臨一些自己不喜歡甚至討厭的場景,你當然可以選擇找替身,但是一旦開始了這條路並且真的想要做好的話,遲早都要學會克服。”

“我當初演溫柔的時候還有潔癖。”他握著酒罐子,指節上沾了些濕氣,“但有段戲需要我在滿是汙泥與嘔吐物的坑裡打滾,我吐了整整兩天,邊吐邊拍,拍完之後潔癖也被治好了。”

“溫柔的確拍得好。”一旁的餘導忍不住誇讚,“當時我第一次看成片的時候就心想,咱們電影界終於要出紫微星了。”

“當時我和好幾個導演都準備好了片子,爭先恐後的想邀請你,結果誰知道你一消失就是兩年,遺憾得我做夢都在想你……那會兒我們還冇見過麵呢。”

陸凜堯笑了笑,白而長的手指在鐵罐子上敲了一下,發出清脆的聲音。

“我去打基礎去了。”他似乎是第一次提起那失蹤的兩年,卻也隻是一筆帶過:“為了追逐我的電影夢。”

誰都不知道他所說的打基礎到底是什麼意思,可誰都知道他是真正的天才,他作為演員的魅力足以讓無數人為之臣服,讓從未見麵的大導做夢都想要他來拍自己的片子。

而這一刻孟搖光恍惚也感受到了這種魅力。

她一眨不眨地看著他,隻覺得頭頂的燈光都變成了酒氣,醺得人昏然欲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