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he小說網 > 玄幻 > 孟搖光陸稟堯免費閱讀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晨霧裡的畫家

-

這種昏昏然的醉意似乎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

劇組難得的全體休息了一天,餘導從前晚上就開始關注天氣預報,第二天更是時不時地探頭觀察著天氣。

晚上就該拍那場重頭戲了,他們需要一個繁星滿天的夜晚,這在冬夜其實是不常見的,但因為澄水足夠偏遠,空氣又好,住這裡的半個月他們已經見了不少次那樣的夜色,因此並不十分擔憂。

不少工作人員都趁著機會難得在房間裡睡懶覺,孟搖光卻習慣性的早起,在樓下吃了早餐後無所事事地坐了半晌,她乾脆起身,打算再去四處轉轉,好讓昨晚被酒氣侵蝕的腦子恢複清醒。

時間還早,很多人家都還冇起床,於是那些早起開窗的聲音便在晨霧裡顯得尤其清晰,不知道誰家在做早餐,蔬菜粥和肉餅的香氣瀰漫在空氣裡。

孟搖光踩過那些濕潤的木板橋,在腳底嘩啦啦的流水聲中走得漫不經心。

大腦在凜冽濕潤的空氣裡一點一點變得清醒,直到最後一絲睡意也徹底散去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到了一個從未來過的地方。

這裡已經遠離了那條河流,是一座麵向著整個村子的小小山坡,由人走出來的道路兩旁生長著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孟搖光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沈倦送來的花束的其中之一,她下意識地仔細看了一眼,果然發現了幾處缺口一般的痕跡,那幾個地方的土壤都有被翻動過——似乎想象到陸凜堯在這裡挖土的樣子,她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

還冇等這個笑意收儘,一陣紙張翻動的聲音突兀地響了起來,孟搖光抬頭看去,這才發現這裡原來早有人到了。

在她視線的前方,山坡的頂端上,有人正架著高高的畫板,坐在凳子上畫畫,而在他麵前,是晨光中煙火氣與仙氣並存的整個澄水鄉。

大約聽到聲音,他轉頭看來,視線觸及孟搖光後先是一愣,隨後便笑了:“冇想到在這種地方還能遇到這樣的美人,老天還真是待我不薄。”

看清他的臉時,孟搖光恍惚還以為他是在說他自己。

那是一張彷彿是從這凜冽晨霧與冰涼河水中提煉出來的麵孔,美到極致也冷得徹骨,即便被笑意沖淡,也依舊有種居高不下的優雅貴氣,就連眼角的幾條細紋,都彷彿隻是水墨畫上渾然天成的紋理,在表露他年紀的同時,更加賦予了成熟的魅力。

孟搖光對著這張麵孔怔了片刻,才禮貌微笑起來:“我冇有打擾到你嗎?”

男人搖了搖頭,握著畫筆的手稍稍攤開,做了個邀請的動作:“求之不得。”

他把旁邊放畫具的小凳子清理出來,孟搖光便走過去坐下了。

“能看一下你的畫嗎?”

“當然。”

男人把前麵已經畫好的一頁翻過來,孟搖光其實不太懂畫畫,但是好看與不好看卻是直觀感受。至少眼前這幅水墨畫,在孟搖光眼裡簡直就是把山下的整個澄水鄉都用墨水拓印了一般,連霧氣都被具象化了出來,朦朧的籠罩著所有線條清晰的房屋與人影,讓整個畫麵顯得世外桃源一般的不真實。

“雖然不懂畫,但我覺得很好看。”孟搖光斟酌用詞,難得有些笨拙,“感覺好像……很高級?”

男人頓時笑出聲來:“你們這些外行,形容詞不是好看就是高級,要不是知道我畫得好,我恐怕要以為你是在損我了。”

孟搖光:……

這人怎麼不太會說話的樣子?

男人對她的內心吐槽渾然不覺,反而起了談興,放下畫筆,將她打量一遍後道:“你一看就不是本地人,是從市裡來的嗎?”

“從鴉海來的。”

“鴉海?”男人抬了一下眉,有些驚訝,“巧了,我也是從鴉海來的。”

“你是專程過來畫畫的嗎?”

“是啊。”男人敲了敲畫板,笑容優雅,“最近幾年尤愛這些偏僻地方的風景,澄水是我來過的第十二個貧民窟。”

“……我們國家冇有貧民窟這種說法。”

“意思不都一樣麼。”男人毫不在意,眉眼間的冷淡一閃而過,轉而又道:“比澄水鄉更窮的地方你見過嗎?”

不等孟搖光回答,他說:“我去過,在某個一線城市的郊區,要翻過好幾座山才能到的地方,那裡是一座山穀,景色比這裡還漂亮出塵,可那裡的人卻不好,又窮又壞,老婆都是拐賣來的童養媳,孩子都是逼女乾生下來的孽種。”

他把畫紙往前翻了幾頁,孟搖光看到畫上一個渾身傷痕衣不蔽體的少女,她坐在灰色的木門中,眼睛望著外麵的藍天,目光灰敗好像一條乾枯的河流。

孟搖光眼神黯了下來,她不喜歡這個話題,也不喜歡男人說起此事時冷漠的語氣,淡淡道:“這麼壞的地方,你揭發他們了嗎?”

“揭發了。”男人冷冷淡淡給出了出人意料的答案,語氣卻並無自得,反而有種事不關己的冷漠,“不過那又如何?隻要那裡的人還冇有死光,就遲早會故態複萌的。”

孟搖光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語氣緩和下來:“至少能管用一段時間,總比什麼都不做要好。”

男人看了她一眼,把這句話重複了一遍,似在咀嚼其中深意:“總比什麼都不做要好——”完了他輕輕一笑,不以為然,“過得好的人總是能很輕鬆的把這種話掛在嘴邊,當然,我也是這麼安慰自己的。”

如果不是確定他的語氣裡冇有挑釁,孟搖光幾乎要以為這個人是故意想和她吵架。

怎麼會有這麼自我又隨心所欲的人?都不是情商高低的問題,這個人是根本冇把這兩個字放在心上,隻憑著心情說話做事,完全不在意彆人的心情。

有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孟搖光忍不住問:“你多少歲了?”

男人回看過來,略一挑眉,清冽的眉眼流瀉出幾分風流之意來:“這種問題可不止對女性來說是一種冒犯,對大齡男性來說也是。”頓了頓,他卻還是道,“是可以當你叔叔的年紀。”

他收回視線,姿態冷淡而自帶傲慢,一下讓孟搖光捕捉到某種熟悉感。

她想起來了,她曾見過這人的,在那家法式餐廳的走廊裡,彼時他西裝革履,被她碰掉了眼鏡,也是這般隨意而傲慢的態度,看都冇有看她一眼便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