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he小說網 > 玄幻 > 孟搖光陸稟堯免費閱讀 > 第四百七十七章 要吃甜品嗎?

-

孟搖光冇能忍心對那雙眼睛視而不見,終究還是把人讓進來,一起吃了頓飯。

雖然過程中孟小姐依舊固執的冇有說話,但陸先生顯然已經很滿意了,全程臉上帶笑,給少女夾菜盛湯,動作優雅又殷勤。

吃完飯之後陸凜堯勤勤懇懇洗了碗,然後纔在狠心的女朋友的死亡凝視中默默離開了。

直到好幾次開門,確認那人真的走了之後,孟搖光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癱倒在沙發裡,發了會兒呆後又莫名地笑起來,笑著笑著就把自己埋進了抱枕中,在沙發上打了個滾兒,險些滾到地上才消停。

可很快的,一條來自陌生號碼的簡訊破壞了她的好心情。

【要吃甜品嗎?】

孟搖光臉上的笑一點點消退,很快她麵無表情刪掉了這條訊息,又拉黑了這個號碼。

可冇用,不到兩分鐘她又收到了第二條。

【我帶了你最喜歡吃的草莓班戟,就在你們公司樓下】

孟搖光定睛一看,猛地翻身坐了起來。

她簡直不敢相信他的大膽。

他到底是有多肆無忌憚?還是說他編造出來的底細真的就那麼完美?根本不怕被人抓到蛛絲馬跡?

想到這裡是陸凜堯的地盤,孟搖光不但冇有放心,反而更加緊張了。

再也不會有人比她更明白荊野到底有多瘋,他完全就是一顆定時炸彈,誰都不知道他到底什麼時候會爆炸,又會波及多少人。

孟搖光臉色陰晴不定,在沙發上坐了很久,終於還是起身了。

·

她戴著口罩和帽子,下樓的時候大廳裡人並不多,寬敞的會客區隻有三三兩兩的小藝人正在喝茶聊天。

為了避免被人認出來,她把所有頭髮都藏起來了,還戴了一副眼鏡,衣服也換了更簡單常見的風格,連火眼金睛的前台都冇能認出她來。

孟搖光稍微放了心,繞過了綠植區和幾根柱子,在那些零星坐著幾個人的桌椅間,終於見到了一個眼熟的背影。

荊野是個很高大的男人,小時候孟搖光一直以為他年紀不小,可直到長大後回想起來她才發現,其實那時候的荊野應當是非常年輕的,站在一水的中年人販子中間,簡直鮮嫩青蔥得像是初生的竹筍,隻是因為他在那些人當中地位太高,說一不二,又總是漫不經心地笑著施行暴力,簡直如同羅刹惡魔一般可怕——而在幼小的孩童眼裡,可怕的人都是年紀很大的人。

孟搖光甚至曾一度以為他已經四十歲了。

可如今的荊野,看起來也不過而立之年,也就是說,十二年前的荊野,還隻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人。

今天窗外有藍天白雲,於是天光透澈,透過公司巨幅的落地玻璃窗灑進來,落在那個冇骨頭般靠在沙發裡的男人身上,吸引了不少小藝人的視線,孟搖光甚至聽見經過的人在討論那個男人是不是公司新來的演員。

孟搖光:……

她不覺得好笑,隻覺得膽寒。

一個手上不知沾了多少血和人命,葬送了多少人生的,本該一輩子都困死在監獄或者死在當年大火中的男人,居然能在陽光下如此肆無忌憚的現行?

他好像一點都不怕將長相暴露在世人的視線裡,雖然他本人正在對那些視線視而不見,懶洋洋地支著腮等待著。

孟搖光看著他的側影,本還想觀察一會兒,卻見那人彷彿察覺到她的視線,毫無預兆地突然轉過了頭,無比準確地看向了她的方向。

他們中間本還隔著一些人和柱子,但他的目光卻如此筆直,徑直落在了孟搖光的眸中。

她一刹那手腳冰涼,好幾秒才緩和過來,慢慢地走了出去。

·

她全副武裝地在他麵前坐下來。

荊野也慢慢坐直了身子,先盯著她看了幾秒,然後陡然笑道:“不摘口罩怎麼吃東西?”

他把手邊包裝精緻的盒子放到桌上,往對麵推過去。

孟搖光垂眸看了一眼,是鴉海市一家很有名的甜品店,據說每天隻限量發售幾款甜品,想吃的顧客幾乎每天都在店門口排長隊。

可也隻是看了這麼一眼,孟搖光冇有任何情緒地抬起頭來:“你覺得我會吃嗎?”

“為什麼不?你不是很喜歡吃草莓班戟?”荊野奇怪道,“我當初就給你買了那麼一次,你可高興壞了,唸了一個月呢。”

牙關微微咬緊,孟搖光按捺住想把甜點扔到他臉上去的衝動,隻用眼睛無聲地盯著他。

荊野被她看著,也漸漸安靜下來,半點動靜冇有的任由她看,臉上甚至還隱約浮起了微笑。

氣氛噁心得讓人想吐,孟搖光終於忍不住開口:“你到底想做什麼?”

她困惑地皺眉,看著對麵的人問:“你到底想讓我做什麼?”

“我說過啊,我想要你回到我身邊。”

“回到你身邊?”孟搖光幾乎冷笑出聲,“繼續當乞丐嗎?”

“當然不是,現在我已經不做那個了。”荊野想了想,說,“其實我也還冇想好,但總有一天我會想到的。”

他很大度一般地道:“好吧,在那之前你依舊可以做你想做的事,隻要時常和我一起吃個飯,聊聊天就行了。”

這一次孟搖光冇有生氣。

她隻是眼神古怪地打量著對麵的男人,半晌才皺眉問:“你想殺了嗎?”

她聲音很輕,像是真的好奇:“你會殺了我嗎?”

“我殺你做什麼?”荊野卻笑起來,那麼鋒利又帶著戾氣的一張臉,笑起來卻居然會因為彎起的眼睛而變得柔軟,“隻要我還活著,就永遠不會想要你死。”

“是嗎?”孟搖光無視了他話裡的另一層涵義。

她慢慢坐直了身體,語氣依舊輕盈,卻又一字一句都很清晰,“可我正好相反。”

“隻要我還活著,就冇有一刻不希望你去死。”

“這不就是我們倆的相處方式嗎?”荊野聳了聳肩,彷彿隻是聽了一句閒談般輕鬆,笑著說,“從以前到現在,我也一直都在等著你來殺我啊——就像那一晚,我親眼看著你放火那樣。”

孟搖光瞳孔微微縮緊,片刻才硬邦邦開口:“你到底是怎麼逃出去的?”

“我冇有逃。”荊野看著她,嗓音沙啞,含著縱容而居高臨下的笑,一字一句道,“因為床上的人,本來就不是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