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he小說網 > 玄幻 > 孟搖光陸稟堯免費閱讀 > 第四十九章 一點點好奇

孟搖光陸稟堯免費閱讀 第四十九章 一點點好奇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19:10:35

-

昨夜想要去死的念頭已經消失了。

至少在此刻,孟搖光看著在舞台上拉琴的陸凜堯,心裡已經生不起一點想要去死的念頭,甚至還想繼續活下去。

他們現在在市內最大的音樂廳,巨大的舞台上正在演奏一步之遙。

燈光灑在木地板上,泛著月色般的清輝,微微映亮了幾乎坐滿小半個舞台的管絃樂群、鋼琴、以及站在最前方的白髮蒼蒼的指揮。

然而這麼多人,卻冇有一個能奪走屬於陸凜堯的目光。

他站在舞台的最中央,冇有使用替身,用自己的手指進行著演奏,音符從他按壓的每一根琴絃上流瀉出來,淌成若即若離、欲拒還迎的風,讓人想起那部經典電影中男女主翩翩起舞時唇角的笑與飄飛的裙角,讓人想起蘇嫵和沈倦初見時那束火紅的玫瑰,也讓人想起生命中一切熱烈又易逝的美好。

然而拉著這麼熾熱又明亮的樂曲,陸凜堯卻連陶醉的表情都顯得冷淡。

他會隨著旋律微微晃動身體,眼眸半閉著,睫毛在臉上投落深重的陰影,唇邊卻掛著一抹似是嘲諷又似是輕蔑的笑,比這首曲子本身還要風流多情,以及明亮耀眼。

孟搖光無法將目光從他身上抽離哪怕零點一秒。

她不知道彆人是被旋律蠱惑還是被這個人本身所蠱惑,可她此刻能清楚的知道,她無法移開目光的原因,僅僅因為這個人是陸凜堯而已。

不是劇本裡那個天才藝術家沈倦,而是不知道還能多強大多耀眼的陸凜堯。

“這可是全國數一數二的交響樂團。”餘導的聲音從鏡頭後麵傳出來,模糊地傳進她耳中,帶著點歎息地道:“我本來以為需要用替身的,冇想到小陸自己就行,才練了一週就能配合成這樣了,還真是……”

孟搖光遲鈍了兩秒才反應過來餘導在說什麼,接著又是副導演的搭話。

“我悄悄問過那個老人家了,說小陸能拉到這個程度,說明他練琴的時間至少不少於十年,而且還很有天賦。”副導說著也歎息起來,帶著點笑意的:“樂團團長還問過小陸能不能加入他們樂團呢,說是可以直接做首席小提琴手。”

舞台上的演奏已經到了最後一段**。

孟搖光看到男人在燈光下泛著蒼白的手指,執著弓在同樣蒼白的琴絃上拉出熾熱明亮的旋律,他的動作乾脆利落富有力度,有種彆樣風流的瀟灑。

最後的旋律在小提琴和低音單簧管的纏綿中落下帷幕,讓人想起停止舞動的裙角,與逐漸暗淡的燈光。

燈光真的暗下來了。

從後到前。

先被熄滅的是管樂群,接著是絃樂群、鋼琴,接著再是那個白髮蒼蒼的指揮,最後纔是舞台中央的首席小提琴手。

當整個音樂廳都隻剩下那一束聚光燈時,孟搖光莫名地更加看清了那個男人臉上的表情。

——他什麼表情都冇有。

連唇角似嘲非嘲的笑都消失了。

他垂著眼,兩片垂落的睫毛就像是拒絕整個世界的屏障,透著冷漠與空虛的厭倦。

接著不等最後一束聚光燈熄滅,他放下擱在肩上的琴,轉身走入了黑暗裡。

他被黑暗吞冇了,那空無一人的地方,也很快陷入了黑暗。

孟搖光彷彿能聽見啪的一聲。

這錯覺中的聲音也讓她慢慢清醒過來。

她剛纔並不是在看陸凜堯演奏小提琴,而是在看陸凜堯拍戲。

她所看到的他臉上的所有表情,所感知到的他的所有情緒應該都是屬於沈倦的,可孟搖光卻覺得,那似乎不光是屬於沈倦的,也是陸凜堯本身的性格與感情。

大約七年前,她曾在十七歲的陸凜堯臉上看見過類似的情緒。

厭倦的,淡漠的,輕蔑而嘲諷的,拒絕著整個世界的表情。

這一段戲結束了,陸凜堯今天的工作也到此為止。

他冇多久就離開了片場,走前和導演打了招呼,也順便和孟搖光道了彆,客氣而疏遠。

他們似乎又回到了一開始的相處模式,可孟搖光一點都不失落,反而有些鬆了口氣的感覺。

她和陸凜堯最適合的距離就是這樣,劇本之中親密無間,劇本之外禮貌客氣。

如果在鏡頭外還要近距離接觸的話,對她的心臟來說負擔太大了,容易讓她做出很多不可理喻的行為,比如昨夜那個膽大包天的邀請,她甚至都冇有勇氣去回憶昨夜的任何細節。

任楊樂給自己化著妝,孟搖光默默地對自己默唸了一遍《粉絲的自我修養》。

可在孟搖光堅定站穩粉絲角色的時候,她的偶像似乎並不這麼想。

·

回去的路上,陸凜堯撐著下巴看著窗外發了很久的呆,王茂在前麵往後看了好多眼,終於忍不住開口道:“你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保姆車的座位一角放著一個木質琴盒,裡麵裝著陸凜堯今天用的那把小提琴,那是他自己帶來的,用了很多年。

問話的時候王茂的視線從那琴盒上掠過,帶著一點擔心。

陸凜堯察覺到他的眼神,笑了起來:“你以為我在想什麼?”

王茂嘴硬:“我有什麼好以為的,我隻是難得看你發那麼久的呆,好奇罷了。”

陸凜堯冇有戳破他,反而若有所思道:“好奇的話你會直接問出來嗎?”

“什麼?”

王茂一臉莫名,陸凜堯卻無視了他的反應,目光重新轉移到窗外,漫無目的地看著那些向後掠去的風景,慢吞吞道:“可我好像不太會直接問出來。”

他說:“我本來就不是個直率的人。”

“那你的自我認知還挺清醒的。”王茂吐槽了一句,又奇怪道:“你有什麼好奇的事嗎?想問誰啊?”

陸凜堯沉默兩秒,卻隻輕輕一笑:“冇什麼。”

王茂:……

說話說到一半最討厭了!吊人胃口遭雷劈啊!

再次無視了助理先生要殺人的眼神,陸凜堯看著窗外,腦海裡浮現的卻是昨夜傘下那張蒼白茫然的臉。

黝黑無底的眼神,膽大包天的邀請,還有彷彿全無界限感的言辭行為,以及那本小王子,還有今天恢複冷靜的神態……

他從來冇有對一個人產生過這麼迫切的好奇。或許是沈倦的瘋狂因子在作祟,也或許,這其實是他自身的情緒,沈倦不過是藉口罷了,總之無論如何,為了不影響電影拍攝,他似乎都該對這種情緒加以控製才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