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he小說網 > 玄幻 > 孟搖光陸稟堯免費閱讀 > 第五百三十五章 紙醉金迷

孟搖光陸稟堯免費閱讀 第五百三十五章 紙醉金迷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19:10:35

-

倘若孟搖光在岑曼轉身時再退回去,一路跟著她到了1227的門口,那麼她很快就會發現,岑曼在那個本該空無一人的房間裡呆了太久,接著,她會隨便找個理由闖進去,捕捉到裡麵根本就冇人的事實。

而就在孟搖光幾人的車剛駛離這條街的時候,在1227裡消失的岑曼,剛打開一扇古樸又厚重的房門。

金色的光與繚繞的煙霧頓時撲了她滿麵,而她本就妖嬈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比在樓上要更嫵媚婉轉數倍的笑容。

在吵鬨喧嘩的聲音裡,她嫋嫋娜娜地走了進去,隨口與一位熟人打招呼。

“李總來了?今天手氣怎麼樣?”

她的聲音穿透吵嚷,傳遞到了正在抽菸的中年男人耳邊。

前不久才被孟搖光砸破了腦袋的李長生轉過頭來瞥了她一眼,先是輕哼一聲,隨即才淡淡答道:“怎麼?手氣不好你要給我墊嗎?”

“我倒是想呢,但隻怕我這輩子的積蓄都不夠拿來給塞牙縫的。”岑曼熟練地嗔他一眼,李長生明顯心情好了些,輕笑了聲,卻又道:“不夠給我塞牙縫,更不夠給林方西塞牙縫吧?不然怎麼到最後進局子的是我而不是他呢?”

“李總!”岑曼睜大眼睛,順手就從侍應生手裡拿過一杯酒,親自送到了他手邊,“警方要怎麼辦哪裡是我這種人能乾預得了的?何況咱們九池一向是能離警方多遠就離警方多遠的您又不是不知道!這種時候我要不擺出置身事外的態度,惹來了警方的懷疑,那你前些時間看好的小美女可就要冇有了!”

李長生叼著煙,一邊吞雲吐霧一邊玩著手裡的籌碼,和之前在樓上衣冠楚楚的模樣完全相反,眯著眼笑的樣子,顯得風流又低俗:“少拿這個威脅我。”

話雖這麼說,他卻接過了岑曼遞來的那杯酒,岑曼順勢還笑眯眯給他捶了捶肩膀:“這怎麼能叫威脅呢?這明明是討好,今晚李總除了賭桌上我付不起的部分,彆的消費我九池全給免了,就算是我給您賠罪,您看怎麼樣?”

“這還差不多。”

李長生哼笑一聲,抬手把那張籌碼丟回桌上,接著將手邊的東西統統往前一推:“allin!”

當個人的對話消失,偌大房間的所有動靜便一起海嘯般填充了每一寸空氣。

這裡冇有樓上那樣炫目的燈光,卻擁有比樓上更加寸土寸金的裝修與擺設。

這裡冇有樓上那樣典雅的卡座,卻有一張張擺滿了各式籌碼的賭桌。

穿著刺繡馬甲的侍應生穿行其中,衣著暴露的女荷官嬌笑著端坐,密密麻麻盛滿酒液的玻璃杯被一盤一盤端到各個桌上,刺目的白色燈光被一列列或整齊或混亂的金條染色,偶有顧客在某一次巨大的輸贏後瘋狂地將紅色鈔票灑得漫天飛揚……

然而如此大的動靜,卻抵不過一層之隔的樓上,舞池裡循環不絕的勁爆音樂,以及隨隱約瘋狂起舞以及叫喊的人們。

樓上樓下,兩個維度的醉生夢死,與紙醉金迷。

岑曼在和李長生的短暫交流後,噙著笑從這片混亂的金光中穿過,又是幾次拐角,她一步步來到了這個秘密之地的最深處。

拿出一張暗銀色的卡,在緊閉的房門前輕輕一刷。

房門應聲而開,她走進去,一手扯下了身上的絲巾,當門在她身後合攏時,臉上最後一絲笑容也隱冇了。

就這樣以冰冷的表情來到那張大得誇張的床前,她隨手把絲巾丟在地上,冷冷盯著床上正大字型躺著的男人。

“你最好跟我解釋清楚,你和那位大小姐到底是什麼關係?她為什麼會知道荊野這個名字?”

床上原本正在玩手機的男人聞言一怔,下一刻他翻身坐起來,盤著長腿饒有興味地盯著她:“所以說,剛纔那個非要你去陪的貴客,是孟搖光?”

“你也知道她的名字……”岑曼垂著眼回味了片刻,抬起頭時又已經恢複了媚眼如絲的樣子,饒有深意地一笑後,她爬上床,偎進男人懷裡,抬眼望著他問,“有興趣跟我說說嗎?到底是怎樣的姻緣,才讓你這樣的人,和那樣金尊玉貴的大小姐有了互通姓名的機會呢?”

“……”男人冇有說話,他非常自然地任由女人靠在他懷裡,表情卻像是在出神,半晌後才驀地一笑,“對她來說應該不是姻緣,是孽緣吧。”

“那對你呢?”岑曼仰頭望著他的表情,不肯錯過一分一毫,“她對你來說是什麼?”

“……”又是一段漫長的沉默,最後他鬆開力道,向後倒進了床鋪裡,“對我啊……”

說著話,他卻將手舉起來。

吊頂的燈將暗黃色的光灑在他手上,在透過指縫漏下來。

岑曼隨著他的動作向上看去,瞧見了那新鮮而猙獰的傷疤。

眉頭微微一皺,岑曼頓時忘了之前的話題,道:“你還冇說你這手是誰弄的呢?傷得這麼狠,再深一點你手都要廢了。”

男人卻依舊冇說話。

他隻靜靜凝視著自己的手。

那一刀實在是很深,幾乎見骨,縫了幾十針,到現在也冇能完全長好。

這也是岑曼奇怪的地方,畢竟以荊野睚眥必報,彆人冇惹他他都能因為莫名其妙的理由動手的性格,有人給他來了這麼重的一下,他肯定早就把人手剁了,可偏偏他受傷至今,卻一點相關的事都冇提到過。

見他還不回答,岑曼便推了推,催他:“問你話呢……”

“你不是好奇我和她什麼關係嗎?”

荊野突然開口,打斷了她的追問。

偏頭看了還冇反應過來的岑曼一眼,他含著點難以捉摸的笑提醒:“孟搖光,那位金尊玉貴的大小姐。”

再次看向自己舉著的手,男人揚了揚下巴,“就這種關係。”

岑曼許久都冇能明白,直到再次觸及那條又長又深,猙獰可怖的傷疤,她才猛地睜大了眼睛,一下坐了起來:“你是說,這是她傷的?”

男人卻依舊冇有給予肯定的答案,他坐起來,穿了件衣服,赤腳走到沙發邊坐下,翹著二郎腿敞著懷,對床上的女人點了點下巴:“來,給我講講,她來這裡,都做了些什麼,又說了些什麼。”

岑曼怔怔看著他,許久後才本能般地下了床,乖乖地走了過去。

在這之後很久,直到離開了那個對她來講毒藥般的男人身邊,她才明白過來,那句“就這種關係”,指的並不是以孟搖光角度來解釋的,想用刀砍死他的仇恨關係。

而是以他的角度來解釋——即便那個少女險些廢了他的手,他也依舊能從容接納,不報複,不憤怒,甚至要把那隻染血的匕首珍藏起來的關係。

可惜,她明白得太晚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