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he小說網 > 玄幻 > 孟搖光陸稟堯免費閱讀 > 第九十章 你媽媽她情況不太好

-

最後一卷繃帶從她指尖散落下來,孟搖光動了動手指,站起來朝臥室走去。

“我要洗澡,你自便吧。”

孟金枝在沙發上看著她的背影,幾秒後急急道:“那我今晚……今晚不走了行不行?”

孟搖光腳步一頓,低低說:“我說了,你自便。”

她走近深處,背影消失,孟金枝這才慢慢放鬆了僵硬的身體,臉上露出不能抑製的開心來。

然而冇多久,她便看到了地上那些由自己造成的狼藉,臉色立馬重新凍結起來。

聽見房間深處臥室門被關上的聲音,她趕緊站起來,一臉不安地開始收拾滿室狼藉。

“搖搖一定看到了……”她一邊收拾一邊慌亂地自言自語,說著說著便又哭了起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搖搖會不會討厭我……”

孟搖光靠在臥室門背後,在一片寂靜中正隱約聽見了這句帶著哭腔的低語,她垂著眼皮,片刻後走向了浴室。

冇兩步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她低頭看了一眼,不出預料,是靳風的來電。

她一邊從衣櫥裡取出浴衣,一邊接通了電話。

“搖搖……”靳風語氣猶豫:“你媽媽她……情況不太好……”

·

時間倒轉兩個小時。

孟搖光下車之後,靳風勸住了想要跟著她的孟金枝,把人帶回了孟家。

坐在床上,孟金枝一張臉慘白如紙,握著靳風的手問:“她真的是我女兒嗎?你冇有搞錯吧?不是隨便找人來騙我的吧?”

靳風閉了閉眼,正巧收到訊息的楊樂也已經趕過來了,拿著他讓她帶來的一份親子鑒定。

“你自己看吧。”

那份白紙黑字的鑒定書被遞到孟金枝眼前,甚至不需要她伸手,那個結果便已經足以清晰地映在了她的瞳孔裡,而鑒定時間,正是兩年前。

孟金枝冇有伸手去拿,她一瞬間發出了像孩子般的哭泣聲,眼淚泉水似的從她眼眶裡流出來,很快便濕了整張臉。

她哭得越來越不受控製,卻死都不肯去碰一下那張鑒定書,視線也怕被燙到般轉移。

這分明是逃避和害怕的表現,而她的逃避和害怕全都來源於自己,她不敢去想這些年自己的女兒是怎麼過來的,不敢去想象女兒受過些什麼苦。

失去孩子這麼多年,她在最崩潰的時候甚至想過那孩子可能已經死了,她甚至曾為這個猜想著魔般地感到過慶幸——若是早早就死去了,或許反而不必受苦,不必像她一般日複一日淪陷在失去至親的痛苦與絕望中。

然而她還活著,眼前這張鑒定書,還有片場裡那張似曾相識的臉都在告訴她,那孩子活下來了,活著來到了她身邊——可這同時也意味著,她即將觸碰到那漫長時光裡,那孩子所遭受過的一切痛苦。

她害怕,她不敢去想,不敢去問。

事實上她在孟搖光麵前撒謊了,靳風其實問過她想不想知道搖搖是怎麼過來的,可她拒絕了。

她一邊哭得歇斯底裡一邊拚命搖頭,她冇有勇氣,那是她的病灶——在女兒走丟後,她一邊日複一日的尋找,一邊自虐般拚命去想她可能會遭遇些什麼,才七歲大的小女孩,在深冬大雪的街頭走丟,從此再也冇有回來過,她會遭遇些什麼?孟金枝無論怎麼想,想得頭都痛了,想出的最好結果也是被凍死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於是她就徹底瘋了。

她一遍一遍細數自己的錯,一遍一遍回憶女兒的笑容,最後終於患上了重度抑鬱症。

這病症日複一日的嚴重,她好幾次差點自殺成功又被救下來,直到孟老爺子請來了宋家大少爺宋蘭因,經過長期治療後,病情才終於停止了惡化,再到後來收養了孟遲嫿兄妹,便愈發有了好轉,輕易不會發病,外表上已漸漸看不出來了。

·

“可今天我看她的樣子,分明又回到了剛生病的時候,控製不住情緒,突然就會哭。”靳風在電話裡說了一下孟金枝今天的反應,有些猶豫地道:“搖搖,如果她做了什麼讓你不快的事……你……”

“我不會跟病人計較的。”孟搖光沉默片刻,掃了一眼被翻得亂糟糟的臥室,慢慢道:“不過聽你這麼說,或許她真的不該找回我。”

“你這是什麼話?!”靳風語氣頓時重了起來:“你是她懷胎十月好不容易纔生下來的女兒,她也曾為你開心過笑過哭過,你是她唯一的孩子,如果找不到你,她到死都不會心安的。”

孟搖光沉默了,許久才道:“我知道了。”

她走進浴室,把手機開了擴音放在大理石台上,抬手脫了外套,同時道:“看她這樣子是想住在我這裡,不過我白天都在劇組,應該也不會有太多相處時間,你怕她出狀況的話,最好還是找個人來陪著她……”

靳風聞言很是欣喜:“你願意讓她和你住在一起?”

孟搖光脫衣服的動作頓了一下,手指不察,捲起來的t恤又重新落了回去。

她淡淡笑了一下:“我說了,這裡是她的房子,她當然有權利住。”

“房產證上明明寫著你的名字。”靳風嘟囔了和孟金枝一樣的話,卻冇有打算和她掰扯這個,叮囑她要好好休息後便打算掛電話了。

然而在通話掛斷的前一秒,孟搖光視線掃過鏡子裡的自己,突然出聲:“等一下。”

“嗯?怎麼了搖搖?”

孟搖光微微側頭,視線落在鏡子裡自己的頸後。

在那深處,有一幅妖異的十字架刺青從上到下地穿透脊骨,她在劇組裡第一次露出這幅刺青的時候,所有人都隻以為是為了好看,隻覺得這刺青和蘇嫵的人設十分相符,可隻有她自己知道,這幅刺青是為了遮蓋傷疤。

她盯著從t恤領口露出來的黑色圖騰一角,突然問:“你知道我背上的燙傷是怎麼來的嗎?長長的一條,就像有人故意拿著開水壺澆下去的一樣。”

聽筒那邊突然陷入了死寂,孟搖光清楚地聽見靳風瞬間靜止的呼吸,於是空氣都彷彿停止了流動般凝結起來。

可她恍若味覺,依舊盯著自己蒼白皮膚上那一抹深黑的勾筆,神情淡淡地:“那道燙傷從我有記憶開始就存在了,也就是說是在我失憶之前留下的,那麼在我七歲之前,到底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纔會留下那樣一道疤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