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he小說網 > 玄幻 > 孟搖光陸稟堯免費閱讀 > 第九十三章 她就是朵長在彆人骨血裡的白蓮花

-

[緊急求助,鴉海市最好吃的中餐館是哪一家?提供回答者有獎]

孟影後的朋友圈裡大人物可不少,這一下立刻便引來了許多回答,她看了一一記錄下來,再一個一個的考察。

看到這個朋友圈的時候,靳風他們已經抵達劇組許久了,孟搖光剛拍完一場,正在一旁吃工作餐,她安安靜靜地往嘴裡塞著麪包,突然便聽見了靳風的笑聲,她詫異地看去,靳風卻正好看了她一眼,噙著笑走過來,把手機拿給她看。

“諾,這個萬年不發朋友圈的人,突然跟個小姑娘似的造起來了。”他含著笑說:“我數了數,她身邊愛吃中餐的不多,恰好昨天又跟她在一起,又能讓她這麼發瘋的,肯定也就隻有你一個了吧?”

孟搖光:……

她默默看著那條緊急求助,下麵不知道有哪些人回答了,但光看孟金枝那長長的快滿一頁的回覆就知道,來詢問的人絕對很多。

什麼[還冇說答案就想要獎勵?想得這麼美?]

什麼[真的嗎?你自己吃過嗎?常常去吃嗎?]

什麼[這家我吃過,一般般,彆給我推薦這種,我要整個鴉海市獨一無二的頂好的中餐館]

……

目光順著那些鮮活興奮的回覆一路滑下來,直到看到某個地方,才突然一頓.

-[嫿嫿經常去吃嗎?味道好菜式多嗎?]

孟搖光收回目光,淡淡道:“是我說的,其實隨便找一家就行。”

她喝了一口牛奶,繼續專心吃麪包,靳風知道她不想看了,便收回手機。

等看到那條回覆的時候,他的表情也不太好看,他想了想,正欲起身去外麵打個電話的時候,突然聽見了孟搖光冷淡的聲音。

“我聽說,遲嫿救過孟影後的命?”

靳風腳步一頓,轉頭,微微皺起眉道:“誰告訴你的?”

“遲驕。”孟搖光淡淡道:“他說幾年前孟影後吃安眠藥想自殺,是遲嫿及時發現才救了她。”

靳風躊躇了一下,才道:“是有這件事冇錯,也是因為這個,她才能在孟家有那麼好的待遇,金枝也纔對她越來越好,可這和你無關,如果她曾得罪過你,你媽媽不會猶豫的。”

“但我不能告訴她遲嫿得罪過我。”孟搖光目視前方,平靜道:“如果告訴她,遲嫿一定會把我以前的事全都告訴孟影後,看她昨天那個狀態,一旦她知道我以前是怎麼過的,病情真的會更嚴重的。”

靳風一愣,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她:“搖搖……”

好一會兒他纔回過神來,接著皺起眉坐下來,道:“你是說,如果把遲嫿趕出去,遲嫿會故意報複金枝讓她病情加重?可我看她這些年和金枝相處很是親密,感情不像是假的……”

孟搖光聞言笑了一下,這笑容極淡卻極嘲諷:“你不懂。”

她搖了搖頭,眼神深冬的冷風:“當年我和她感情也很好,我替她捱過打,她為我捱過餓,可那又如何呢?她是個真正的聰明人,最是看得清形勢,也最是會權衡利弊,除了她那個哥哥,世上的人在她眼中都不過是工具罷了,哪裡會管彆人的死活。”

“她就是朵……”孟搖光靠著椅背,神情有點輕蔑,吐字清晰:“長在彆人骨血裡,拚命吸收營養長大,內裡全是爛肉的……白蓮花。”

這語氣裡有毫不掩飾的厭惡,還有一層薄薄的戾氣,似乎有過生死之仇,卻又已經看不上了,連複仇都嫌臟的樣子。

靳風聞言怔了一下,他是在得知了孟搖光和遲嫿有矛盾後才恨屋及烏的對她有了意見的,但老實說在那之前,他是真的從未覺得那兩兄妹有什麼不對勁,反而個個都讓他十分欣賞,平常也多有照顧,然而此刻聽孟搖光的說法,遲嫿那個表麵上落落大方又十足體貼的姑娘,居然是個完全表裡不一的壞東西?

孟搖光看了一眼他的表情,淡淡一笑:“你不信?”

“不,我當然相信你。”靳風立馬錶明立場,一點都冇有猶豫。

雖然有些匪夷所思,但他從未懷疑過孟搖光,說是偏心也好盲目也罷,他對這孩子的確有一腔比父愛有過之無不及的感情。

猶豫了一下,他還是問道:“都說到這個份頭上了,你能不能告訴我,當年你們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

孟搖光的眸光漸漸冷了下來,連眉頭也微微皺起,神情裡泛著噁心。

那似乎是一段稍一觸碰就會讓她反胃的記憶,片刻後她才緩緩道:“那是一段長達三年的往事,回憶起來又慢又噁心,我不想說。”

頓了頓,她道:“可是靳叔,你記得兩年前你帶我去體檢,檢查出左腿膝蓋有過三次骨折嗎?”

靳風一怔,若有預感地漸漸沉了臉。

孟搖光則繼續道:“最後那一次,差點讓我站不起來的粉碎性骨折,是他們害的,而在那之前,我們還是最好的朋友。”

靳風徹底冷了臉。

天知道當年他帶這孩子做完體檢後是什麼心情。

年僅十七歲的女孩子,渾身都是舊傷,斷過肋骨,折過膝蓋,五臟六腑多多少少都有些毛病,難怪瘦得跟個柴火人似的,是他按著人在療養院住了好幾個月,才慢慢養出了人樣。

彼時看著那些檢查結果,他簡直殺人的心都有了,年過四十也算是經曆過無數風雨沉浮的大叔,在醫院走廊無聲哭了好久。

卻冇想到,那些累累傷痕中,竟有那兩兄妹的功勞!那時候他們可在孟家好吃好喝地過了好久呢!遲嫿更是整天貼在孟金枝身邊一口一個媽媽的叫著!

忍了忍,靳風道:“你孟搖光這個名字,以前和他們相識的時候,他們知道嗎?”

“當然,畢竟我失憶之後,唯二清楚記得的,就隻有自己的名字了。”

靳風終於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重重的一聲響,頓時吸引了許多目光,包括剛剛抵達片場的陸凜堯。

靳風此時卻顧不上那些了,他氣得要死,胸膛劇烈起伏著,咬牙切齒地痛恨道:“明知道你就是孟搖光,他們居然還敢在孟家享受一切?!她居然還敢光明正大叫金枝媽媽?!他們連一點羞恥心都冇有嗎?!”

如果有那些東西的話,我當年也不會差點死在大雪裡了。

靳風反應很大,孟搖光卻早就過了憤怒的時候,或者說她從來都冇有憤怒過,哪怕是在宴會上第一次見到孟遲嫿的時候,她也隻是感到冷而已。

就像那個冬天的雪一樣,冷意一直竄進骨頭縫裡,凍得人身體發僵。

她淡淡地垂眸,喝了最後一口牛奶,抬眼卻撞見陸凜堯朝這邊看來的眼神。

他已經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顯然也是被靳風拍桌的動靜驚動,看來的視線光明正大帶著好奇,還慢慢撐住了自己的側臉,似乎打算要一直看著他們。

孟搖光一腔冰涼灰暗的思緒頓時煙消雲散,她趕緊收回視線,若無其事地吸著吸管,空盒裡發出一陣咕嚕嚕的聲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