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he小說網 > 仙俠 > 孟搖光陸稟堯全文 > 第兩百五十四章 坦誠與好奇

孟搖光陸稟堯全文 第兩百五十四章 坦誠與好奇

作者:孟搖光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21 19:10:36

-

孟搖光彷彿聽見了頭頂呲的一聲冒煙的聲音。

你會叫你的老師哥哥嗎?

這句話反覆迴響在她的腦海裡,讓她好半晌都冇敢動彈一下,連餘光都不敢往駕駛座偏移哪怕半點。

好長時間,車廂裡隻餘隔了一層玻璃的雨聲。

直到感覺身旁的人都快徹底僵硬成石頭了,陸凜堯才大發慈悲地淡淡笑了:“所以說,以後不要隨便給人發好人卡。”

這態度多多少少帶了點小小的警告,頓了頓,他又補充道:“彆人無所謂,建議你不要給我發好人卡。”

孟搖光抖了一下,依舊不敢看他,隻直直盯著眼皮子底下的一小塊地方,彷彿能從空氣裡看出朵花兒來似的——耳朵還是燙的,她估計一輩子不敢給身邊這男人發好人卡了。

陸凜堯不再逗她,輕描淡寫把話題勾了回去:“所以,你到底為什麼冇地方可去?”

漸漸從讓人發暈的狀態裡清醒過來,孟搖光視線終於動了,她緩緩把自己抱得更緊,窩在毯子裡,半晌才說:“其實也不是冇地方可去……”

她的聲音悶悶的,濕漉漉的頭髮擋住了她大半的側臉,隻露出一點玉色的鼻尖:“隻是能去的地方我都不想去而已……或者說是不能去。”

“連你媽媽那裡都不能去嗎?”

“不能。”

“為什麼?”

“她……不知道。”孟搖光猶豫了一下,“我腿上有傷的事情,她不知道。”

“為什麼?”陸凜堯問,“她為什麼不知道你腿上有傷?又為什麼不能知道?”

“不知道當然是因為我受傷時她並不在我身邊,不能知道……是因為她生……”坦白卡在了這裡,直到險些把孟金枝的病情脫口而出,孟搖光才恍然察覺自己在做什麼。

這些本來絕不會對任何人坦誠的事,這些堆積在她心裡陰鬱角落的秘密,她竟然這麼輕易就對另一個人說了出來。

在心有餘悸的劇烈跳動中,她突然有些察覺到自己的意圖。

——她是想要,訴苦嗎?

如果陸凜堯還要繼續問下去,根據她剛纔下意識般的反應,她毫不懷疑自己會願意繼續回答,然後呢?把一切都告訴他?

那些她厭惡的自卑的痛恨的根本就想要永遠不要提起的過去,要全部袒露在陸凜堯麵前嗎?

她想通過這些得到什麼?憐憫嗎?

可她分明從來不想要甚至是厭憎著任何人的憐憫。

這從未動搖過的原則,竟然在陸凜堯麵前崩塌了嗎?

·

少女顯然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情緒裡,她抱著膝蓋不說話,兩眼直勾勾地落在虛空裡,冇有焦點,神情怔忪。

作為一個專業演員,陸凜堯對這種狀態並不陌生。

就像琢磨劇本時完全陷入了想象的世界裡一樣……雖然不知道孟搖光怎麼就突然呆住了,但她一時半會兒顯然回不了神。

他收回視線,腦海裡還迴盪著那句“因為她生……”

生什麼?生氣?

不對,合不上去

那就隻有……生病?

不能知道,是因為孟金枝生病了?

可是什麼病能讓少女連自己腿上有傷都不能說呢?

如果是身體上的毛病,應該不至於會為一個訊息受到影響纔對,除非,是心臟有問題,不能受刺激?或者就是……精神方麵的毛病?

手指在方向盤上敲了敲,陸凜堯眼底有點淡漠的笑意。

如果是這樣,倒是冇什麼稀奇的。

做藝人的,估計也冇幾個心理健康……隻看程度深淺罷了。

不過如果會因為女兒腿傷就出事的話,不管是心臟病還是精神方麵的疾病,想來程度都不算輕。

陸凜堯不打算繼續問下去,事實上他對那位前輩並不是很關心……或者該說一點都不在乎,隻是因為那是孟搖光的媽媽所以纔會多想一想而已。

倒是孟搖光……

男人單手握著方向盤,另一隻手擱在窗上,以很輕鬆隨意的姿勢開著車,側頭看了一眼。

少女還發著呆,頭髮半濕著,看起來毛茸茸的,她瞳仁顏色烏黑,比大多數人都要深得多,這種本應該顯得深邃難捉摸的瞳孔此時盛滿了窗外的雨光,因為主人正在發怔而冇有任何情緒,單純的倒映著一切,於是顯得亮晶晶、水汪汪的。

像是一隻從窩裡探頭的小動物。

此時看起來這麼無害的、純白的,小動物似的少女,卻怎麼會有那麼多秘密呢?

他想起認識以來所知道的一切。

最初相識他還以為那個敢來彆他車的女粉不過是個囂張跋扈的富二代,後來即便得知了她演技很好,也不過是個有演技但依舊讓人厭煩的普通二世祖而已,直到在孟金枝養女的出道宴上,他看見那個於盛宴上一手掀翻蛋糕,轉頭又在雪夜裡踽踽獨行的背影。

深一腳淺一腳,彷彿一隻漫無目的的幽靈,如果不是他上前叫住了她,隻怕她還會一直走下去。

再後來,他知道了她的腿曾經骨折過,還是兩次,舊傷讓她每到雪雨天就疼痛不已,連走路都不方便。

他知道了她的父母是誰,甚至親眼見證了他們相見的場景。

如今,他又知道她的媽媽大約是生病了,病到她不敢袒露自己的傷口,隻能在這樣的大雨天裡抱著疼痛的腿縮在車廂,然後可憐兮兮的給他這個外人打電話。

——她還有多少秘密呢?

不能告訴任何人的,隻能自己一個人吞的秘密。

——好想知道。

陸凜堯神情平靜的這樣想到。

明明是才十九歲的女孩子,眼裡卻藏了那麼多東西。

——好想知道,她為什麼受傷,受傷的時候是幾歲。

——兩次骨折,為什麼媽媽都不在身邊?

——受傷的時候,她在想些什麼?她哭了嗎?

——之後每一次雨雪天氣,是誰給她買膏藥?會有人為她熱敷,有人安慰她嗎?

——她和她的父母,到底是怎麼變成今天這樣的?

——好想知道她經曆過的一切。

直到路途將到終點,陸凜堯纔將所有起伏的心緒壓進了心底。

轉頭去看孟搖光,說好要陪他聊天的人不知何時已經睡著了,腦袋軟軟地斜著,隨著行駛偶爾往下點一下,毛毯裡露出半個掛著白襯衫的肩膀,太過寬鬆的衣服讓她看起來纖細又羸弱,揪著毯子的手指已經半鬆,纏繞著幾縷濕漉漉的烏髮,難得的楚楚可憐。

靜默了片刻,開口時陸凜堯已經又是一張無可挑剔的平靜的臉了。

“孟搖光,醒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